初生的朝阳

何去何从

    先说明:本人大二,相比较于高中,学业压力虽然也很大,平时也很忙,但勉强能应对,这篇文主要关于作者自身想要表达对二战海战的一种思考,同时又感觉搞不懂碧蓝主线剧情与历史的出入,所以只好结合了。

    

   本文历史与真实历史有较大出入,请谨慎食用

     一般一个星期一到两更,不可能会坑

    注:这是一个超长篇

随着时代的进步,很难再通过一场战术的胜利直接推翻一个国家的海权

         距离丹麦海峡战役结束已经过去四天了,威尔士亲王也在这等待了四天,打捞胡德的工作仍在井然有序地进行,周边的海域一片平静,晴朗的天空偶尔有海鸥飞过,平和的让人难以相信四天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海战,皇家海军的荣耀差点长眠于此。

         “胡德上将一定要被打捞起来,尽一切可能救护”那位作战时一直很沉稳的女王殿下头一次用如此焦急地语气通过电报的方式传达到威尔士亲王这里。

亲王自然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如果说女王殿下是给带来荣光的一面旗帜,厌战殿下是皇家最锋利无比的一把剑,那么胡德上将将会是皇家最坚强的盾,大小事务全部由上将过目,无论是在维系教廷战役,还是在挪威的纳尔维克,哪怕是面对大西洋上肆无忌惮的U艇部队,皇家众人只要看到上将与女王还在战斗,众人的意志就不会崩塌。直到这次丹麦海峡战役。

那两艘德国军舰已经开始破交作战,不断有商船战沉的消息传来,导致不就不怎么景气的皇家在经济上雪上加霜。罗德尼与纳尔逊,两艘传奇的big seven已经前往拦截,据说甚至惊动了光辉女士,哪怕是使用了塞壬的科技,一艘战列与一艘重巡面对两艘战列也会相当的吃力。    

亲王又不由自主的想起炮火纷飞的那一天,浓烟蔽日的海面上那枚380mm主炮的炮弹穿过浓烟准确的命中了胡德。

         “那个有金黄色头发的女人,好像叫俾斯麦吧?她那时的眼神实在是锐利而又无比的清澈。不过,为什么却感觉到一点愁苦?或许是我想多了”亲王不住摇摇头,一言不发。

         “上将被捞起来了。”

         “好重的伤,不知能不能修好……”

         打捞船相互嚷嚷的声音打断了亲王的思绪,“胡德,一向优雅的你,也会如此狼狈吗……”亲王苦笑,担心中大安。胡德的舰装早已脱落的七七八八,一向注重外表的胡德,头发此时凌乱不堪,披肩也早已丢失,不过万幸的是,心智魔方的破损没有太严重,还是可以修复的。

          紧急修复早已展开,胡德上将却一直在不停地呢喃一句话,亲王殿下好奇的凑了过去,听到了一个令他脸色煞白的词“Bismark”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