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生的朝阳

何去何从3

    何去何从3

剑鱼并没有着急地投下鱼雷,而是一直在防空炮射程外进行着编队飞行,就像游离于场外却时刻窥伺着的毒蛇,随时准备着致命一击。俾斯麦甚至能想象到那位女士一边放飞着舰载机一边发自内心的在笑。

他没有过多理会天上的天上的“小东西”,而是坚定不移地向前迈出大步,恍若对一切全然味觉,直到,远处那三艘传奇战舰露出了轮廓。

双方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开打,反倒是厌战首先对俾斯麦点头致意。。纳尔逊虽然一脸不耐,但也有礼有节,反倒是她的妹妹罗德尼一直抿嘴在笑。

“皇家窑子在干什么?”俾斯麦觉得脑仁发疼,不由扶额、

“陛下命我代他多谢将军对上将的不杀之恩。”

“那有可能是我一生做过的最蠢的事”

脸一冷,不再言语,4门380mm主炮发出怒吼,力求在第一时间打乱皇家众人的阵脚,不过看起来效果不佳。皇家众人不慌不忙,4座双联装15英寸炮与六座三联装16英寸炮随机开火,26发大口径炮弹呼啸而去,在俾斯麦身侧溅起巨大的水柱。剑鱼低速贴近海面,向着俾斯麦扑来,这种飞机虽然慢,但稳定性好,比较灵活,俾斯麦的37mm手拉机根本奈何不得。

且战且走,俾斯麦清楚的知道,仅凭两姐妹那可怜的23节航速,想要追上俾斯麦,难度不小,可为了躲避剑鱼那可恶的鱼雷,俾斯麦不得不一直保持着规避机动。

“这样也好”将军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双方都已超出了最大理论射速,尽一切可能将炮弹送到对方头上。“保持着这样的距离,就让我成为最毒的诱饵吧。”

又一轮射击,俾斯麦仅剩的两门炮塔,的活力不及对面的四分之一,不巧的是,剑鱼的鱼雷关键时刻命中了俾斯麦,俾斯麦一个趔跌,航速渐渐慢了下来。

“恐怕今天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