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生的朝阳

何去何从5

        幽暗的监牢里,昔日的铁血宰相俾斯麦囚禁于此。从小窗中透出的光照在地上,显示已经是白天。她茫然四顾,摇了摇头,摸索着手上的手铐,试图借着手撑起自己,却又迅速跪倒。

         “我难道不是在丹麦海峡吗?”她喃喃自语,可是门口的宪兵却未有任何目光投向她。

         恰在此时,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有规律的“踏、踏”声表现出声音主人内心的平静。声音由远及近,最终,声音的主人在牢房门口停了下来。咔哒一声,牢门打开,射进来的日光迫使俾斯麦遮住自己的双眼。过了一阵子,当双眼可以勉强适应时,俾斯麦拿开了双手。她依稀分辨出面前站着的正是皇家的淑女,胡德。她又不禁茫然了。

         381mm炮炮口稳稳地指着她,阳光沐浴着胡德的身姿,不列颠的披肩熠熠生辉,配合上将此时冷若冰霜的表情,瓦尔基里大抵如此。问候之语尚未开口,炮弹就已经洞穿她的胸膛,惊怒的望着,可瞳孔却无法挽回的放大,最后一刻,通过唇形依稀分辨出尚未听清的话语:“再见。”黑暗如北冰洋的海水一般漫过俾斯麦最后的意识,铁血的宰相陷入了沉睡。

         再一次睁眼,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脑袋晕晕沉沉,全身上下传来的痛感告诉自己,这不会是梦境,打量着周围,不明液体源源不断地输入自己体内,两根旗杆斜靠在墙角,提尔皮茨已经在床边趴在床上睡着了。帽子歪在了一边,一头银发半遮住了她的脸。

         “上一次这么安静的注视她好像还是在波罗的海巡逻的时候。”俾斯麦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如果不是她这个不称职的姐姐,提尔也不会这么早就开始承担起复兴铁血的担子,更多时候,她应该像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炫耀着自己的主炮,或者为配什么弹种烦恼,而非在沉闷的参谋部里起草着行动计划,考虑着各种可能性,在海图上长时间地作图……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不称职了。”

         意图抬起手,抚摸一下提尔的额头,将那皱眉抚平一些,可是疼痛让她忍不住发出声。

         “嘶——”

         提尔皮茨的眼角动了动,终究还是被惊醒,而在其之前,铁血的宰相大人意图迅速恢复到假寐的状态。

         不得不说,刚醒的提尔皮茨还是比较迷糊,可是恢复清醒后,看到俾斯麦的睡颜,却已经断定她亲爱的姐姐假寐的事实。

         “姐姐——”拖长的音节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别装睡了,从小你一装睡,眼睫毛就一直在抖。”

         “咳、咳。”轻咳两声,尴尬地睁开眼睛,正想要解释,可脸却已与文件亲密接触在了一起。

         “这是这次丹麦战役的行动报告,胡德确定遭到大破,较长时间是不能恢复行动能力,罗德尼同样遭到大破,不过在厌战以及光辉的拼死掩护下脱逃,但是纳尔逊被沙恩两姐妹及时赶上,生俘。”

         文件被拿开,提尔皮茨皱着眉头“战果的确辉煌,不过姐姐你还是多注意自己的安危,你的舰装已经完全损毁,短时间也是不可能再次参与战斗。你是铁血的宰相,铁血的核心,并不一定要这么冒险。”

         “如果能达成目标,多冒几次险完全值得,战争的胜利哪有不劳而获的可能。”

         提尔皮茨知道姐姐的性格,知道劝不住。也只能暂时作罢。“那么怎么处理纳尔逊呢?”

         “给予与她军衔等级相应的待遇。”

         “可这与塞壬的政策不符。”

         “我会与塞壬交流达成一致,但在此之前,铁血可没有理由做玷污自己荣誉的事情。”

         “明白了,看来又是一场争吵。”

         对了,提尔皮茨突然想到“伯爵在这次作战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舰载机的作用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巨大,可能我们也要考虑战术的改进来弥补与皇家间的航母差距,重樱与白鹰在太平洋上已经开始用航母为主力决战,这对铁血未来的海军发展说不定有很大借鉴。”

         “嗯,齐柏林的妹妹不是由她亲自教导吗?据说是个性格与其姐姐截然相反的乖巧的孩子,她应该就会是未来铁血航母的核心,或许,我们也要进行相应的改革,如果有相应的技术储备就好了,20年没发展海军,思想几乎落后了整整一代啊……”无奈的叹息。

         “白鹰现在什么情况?”眉头一皱,迫不及待询问。

         “主力舰还在太平洋上与重樱战斗,暂时顾及不了大西洋。”

         “那就好,皇家固然是仇敌,但白鹰危害更大,重樱很难拖太久,这是我们还没有背叛碧蓝航线时就已达成的共识,必须要在白鹰回手前重创皇家,这也是目前的战略目标。”

         “明白了,那姐姐就先好好休息,我去处理一下。”

         “别太操劳。”俾斯麦并未做挽留,只是默默看着提尔离开的身影,闭上眼


评论(2)

热度(3)